海瑟轻舟

一緒に夢の前で待ち合わせをしよう
理由など一つもなくキスをしよう しよう
坐标:猫咪后院。

Once upon a night we'll wake to the carnival of life

the beauty of this ride ahead such an incredible high

It's hard to light a candle' easy to curse the dark instead

This moment the dawn of humanity

The last ride of the day


关于海猫最大女神的一点碎碎念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贝阿朵莉切特别适合铃兰。也没有考据,就是感觉而已。

Nightwish的《Eramaan Viimeinen》有一句歌词真的好喜欢,也是关于铃兰的:

“我在冰封中埋下铃兰的种子(Kielon istutin ikihankeen)。”

虽然说是黄金魔女,但是她有时候露出的笑容真的一点也不妖冶(或者凶残)……总之,非常铃兰了。

顺便,查了一下铃兰的花语:“Return of Happiness”。

我……我去擦眼泪。

人会怕死。怎么办呢?有些人找到了宗教。有些人干脆渴望死亡。我“经历”了这么多,现在正好处在中间的位置。用《刀锋》里的话,我就是那个“有极强宗教观念、不信上帝”的。

我这样跟初中老师说了呀。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就是笑,好像拿已经走到这地步的我没办法似地。

冗谈而已,老师!别往心里去。


好想哭,想到我还有你就好想大哭。这就好像地狱上空投下了一根蛛丝——那是你做的,是温柔的你,是我所爱的你,不是佛。佛是情诫。佛是水火。

幾千もの夜を超えて
生き続ける愛があるから
この身体が滅びるまで
命が消えるまで守りつづけてゆく

国太|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

*人生多别离。

*旧作,莫名其妙用典贼多,开头就是车(……)


如果我带你回我北方的家

带你回忆过去的年华

如果你愿意爱我的话

那我们明天就出发①


  他凑过来亲我,下手中等偏重,快感获得之余不会把嘴唇咬破。尽管如此他的身体却是暖暖的,感受得到形式正当的欲望在其间滋长——不是那些劣等烧酒灌出来的欲望。我们就面对着一扇打开的窗子做我们在冬天该做的事(不出太阳时这里冷极了;可我还是希望能做久一些。)。有他在我不用尖叫不用哭喊甚至不用欢笑,唯一需要的就是让自己变成一本书,再等着空白的那一页多上几行不该有的批注——书写与被书写,记录与被记录,好家伙,真的再...

英白|某夜中心

*贼ooc

*发了旧作,英白脱坑(不)


『Dress only white』

『She win the fight』

『This girl is lost tonight』

  门铃一直响,一直响。我打开门,发现门外正是我写不出来却又想写的遇见。


  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身披万家灯火照不到的孤寂夜色。她是那种初秋的夜里仍会只穿白色吊带睡裙在空荡荡的郊区街道上跑的年轻姑娘,浅亚麻色的长发很直,很顺,肤色白得几乎透明。但我起初不很认识她。她或许是知道这点,没有卖关子——报上姓名,端详面貌,我想起来了。...


法越|A force de t'aimer

*因为爱情。

*BGM-《A force de t'aimer》


1.

  他去河内见阮氏玲,满意地发现她还是像以前那样,穿顺化风格的“奥黛”,腰上开得不算太低,也不算太高。“嗨,宝贝。”他亲她两边脸颊,因为他们在大街上碰面。吻脸颊时他猜她今早刚洗过头发,而他在淡淡的香气里感觉到自己变成了一条鱼,想象盆子里盛着她的头发,泡沫像网一样束着茉莉花的精华,而她的眼睫毛滴着水。多么美好。“你好吗?”

  “还行。”总体来说她是诚实的。“要去哪里呢?”“随便转转。”她这次又只涂嘴唇,没怎么化妆。“又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呢。”他笑:“爱情。”她听了也笑...

法越|情人

情人


  他不过来的那些时候,她总会觉得自己已经老了。他来总是在下雨天,敲门总是在下雨之前。宝贝呀,蜜糖呀,天使呀,甜心呀,他挂在嘴边的情意就像剃须泡沫一样是缺乏真实感的东西。可她和他毕竟有过一段曾经。凭着这段曾经,她选择一笑置之,不去在意。就像她不会把所有的虚伪收集起来非要在他脸上报复般地涂抹,因为她手上的东西,同时包含了他们彼此的本性。

  他的名字,弗朗西斯。听起来就不是那么守时。为此有时她开门放他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管刚打开的唇蜜。玲,你这是要去见谁呀,都快下雨了。他看了会说这样的玩笑,会不太客气地享用她尚未色香俱全的吻,然后——亲自为...

© 海瑟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